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中印应在印度洋力争共赢

中印应在印度洋力争共赢

3月10日至14日,印度总理莫迪对印度洋的三个岛国斯里兰卡、毛里球斯和塞舌尔进行了正式访问。各方媒体对莫迪此行高度关注。印度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印度时报》发表题为《战略转变》的社论,称访问彰显印度外交正由防御型向进取型转变,印将直面地缘政治现实,积极在环印度洋地区推进其战略目标。美联社连续报道,篇篇直指中国:第一篇题为《莫迪访斯里兰卡意在削弱中国影响》,下一篇题为《莫迪希与斯里兰卡常来往以挡开中国》。中国官媒报道不多,但新华社出版的《参考消息》在编发外媒相关报道时,做了一个非常传神的通栏标题:《莫迪印度洋之行心思在中国》。
  媒体纷纷把莫迪此行与中国挂钩不无道理。曾几何时,印度人曾放言“印度洋是印度的洋”。但最近十多年来,印度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中国崛起带来的地缘震动。尤其是中国与印度洋沿岸国家在海港建设方面的合作(从东到西,缅甸的皎漂港和实兑港,孟加拉国的吉大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特港和科伦坡南港,以及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等),使得这一地区地缘政治的平衡明显向中国倾斜。其势之猛,以至印度前外长库尔希德在2012年底公开承认,“我们必须接受一个新现实,那就是中国将在许多领域存在,而这些领域印度及其朋友以为是归其专有的。”
  对此新趋势有两种全然不同的解释。一种从“全球化”出发,赞扬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为周边国家提供了“搭便车”的机会;一种由“中国威胁论”主导,认为中国正在构筑包围印度的“珍珠链”,中国威胁已从喜马拉雅山脉南下印度洋。由于中印边界问题仍悬而未决,双方严重缺乏互信,印度不少战略专家对“珍珠链”之说深信不疑。由此不难理解,印度对中国新近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何疑虑重重。
   聚焦斯里兰卡  
  近来,印度对中国“西进”战略的疑虑进一步加深。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中国影响力直接进入科伦坡使印难以接受。2013年8月,由中国公司融资兴建的科伦坡南港集装箱码头竣工开港,中方享有35年的特许经营权。次年9月,由中国公司投资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隆重启动,据报道,该项目将填海造地276公顷,其中三分之一归中国公司拥有并开发。印度有些战略专家认为,印方对中国与斯里兰卡在斯南部的汉班托塔港进行合作不很在意,但科伦坡港则大为不同,它与印度南端隔海相望,印大量海运货物在此中转,其中难免会有军用物资。印度绝不愿看到其南大门清晰暴露在中国人眼前。
  第二个原因是,去年9月和11月,中国两艘潜艇先后停靠科伦坡港,印度为之震惊。据路透社报道,印度有海军专家指出,中方称其潜艇进入印度洋是参与打击海盗,这不是通常做法。而且,斯里兰卡允许中国潜艇在其港口停靠,违反了1987年印斯“和平协定”。该协定签署时,双方通过换文确认:“亭可马里或斯里兰卡的任何其他港口将不得被任何国家用于有损印度利益的军事用途”。
  其实,恰是印度与斯里兰卡关系长期不睦,为中斯关系近年来长足进展提供了机遇。印斯关系纠结于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问题,在过去长达28年间,印度总理一直不曾访斯。尤其是2009年斯政府军彻底摧毁猛虎组织时存在过度使用武力的问题,印度最南端泰米尔纳德邦的政客们借此大做政治文章。其时印中央政府属多党联合政府,其生存完全有赖于包括泰米尔纳德邦地方政党在内的一批盟党的支持,于是,地方政治便堂而皇之地劫持了印度中央政府的对斯政策,不仅迫使印度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有关斯里兰卡问题的表决中持反斯立场,甚至还令印总理在2013年无法参加在斯举行的英联邦国家政府首脑会议。
  不过,去年以来,印度和斯里兰卡国内政治都发生重大变化,印斯关系出现转机。去年5月,印度大选产生了一个稳定的多数政府,印中央政府的对斯政策不再受地方政治的牵制,有了很大的回旋空间。今年1月,斯里兰卡总统选举结果出乎各方预料,亲华的强势总统拉贾帕克萨败选,新总统西里赛纳上台后调整对外政策,媒体称“斯外交钟摆终于向印度方向回摆”。而后,印媒报道斯将不再允许中国潜艇停靠其港口;接着,“港口城”项目又被斯政府叫停。毋庸置疑,中斯关系正面临复杂局面。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过去两个月里,印斯互动紧锣密鼓,两国最高领导人和外交部长相互间共进行了四次访问。
   突出海上安全 
  莫迪此次印度洋岛国行有三大主题:一是强调印度与三国间在历史和文化方面的深刻联系,展示其在环印度洋地区的“软实力”;二是强调“蓝色经济”,与三国达成一系列海洋合作协定;三是强调海上安全,显示印度愿在环印度洋地区充当“安全提供者”的角色。三者相较,海上安全可谓是此行之核心。
  莫迪在访问期间言必及“安全”,反复强调印度洋安全之极端重要性,其“弦外之音”清晰可辨。在对斯里兰卡议会的演讲中,莫迪用诗一般的语言说:“我常说,21世纪的进程取决于印度洋的海流,而确定其流向则是这一地区国家的责任。”他还针对性很强地说,“印度洋对我们两国的安全和繁荣至关重要。如果我们相互合作,相互信任,并对对方的利益保持敏感,我们将可更为成功地实现我们的目标。”
  莫迪此行显示,印在海上安全方面有一行动目标,即要建立起一个以其为中心的印度洋地区合作机制。据印度全国海事基金会的有关研究文章披露,印近年已与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建立起一个三国海上安全合作机制,主要由印向其两个邻国提供某些海上安全服务。比如,印度允许两国使用印度的船舶远程识别与跟踪系统,以加强两国商船的安全保障。最重要的是,在此机制下,由印度负责为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的海上专属经济区进行巡逻和护卫。莫迪在此次访问期间,明确邀请毛里球斯和塞舌尔也加入这一机制。
  莫迪此行还显示,印度在西印度洋又新获两个立脚点,一个是毛里球斯的阿加莱加(Agalega)岛,一个是塞舌尔的Assumption岛,印方通过租赁方式获得对这两个岛进行基础设施开发的权利。这两个岛国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中国也对其相当重视,2007年和2009年,胡锦涛主席访问非洲时曾先后访问了塞舌尔和毛里球斯。2011年,中国时任国防部长梁光烈也访问了塞舌尔,有报道称对方邀请中方在其境内建立军事基地以加强打击海盗。此次莫迪对这两个岛国的访问或许更有特殊含义。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官方人士说,在这两个岛获取开发权事宜已谈判数月,莫迪来访拍板成功,标志着“印度洋正在成为印度的洋”。
  类似的“豪言壮语”这两天在印度媒体突然多了起来。有一定影响的英文报纸《新印度快报》在其总结莫迪此访的社论中宣称,“印度洋,正如其名所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被视为是印度的洋。印度的海洋利益扩展至整个大洋,不让其国际对手染指印度洋是印度国家利益之所在。”社论最后写道,“莫迪此行标志着印度正认真对待中国在其后院发起的挑战。”
  此话显然说过头了。印方应该明白,虽然中国不是印度洋国家,但中国在印度洋拥有巨大的合法利益,为保护其横跨大洋的石油和商贸航线的安全,应对中东地区可能出现的复杂安全形势,中国必然会继续加大相关投入,以致今后在印度洋地区维持有限的军事存在也并非不可想象。而且,中国经济必然西向发展,其建造各种基础设施的巨大潜能必将在西进过程中进一步释放出来,印度洋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对此会持欢迎态度。或许可以说,这将是未来印度洋的“海流”。
  但同时,中国也不应“有钱就是任性”(当下中国网络热语)。印度在印度洋地区一国独大,位置正中,且印裔遍布四周,由其领头地区事务不可避免。虽然南亚有些小国对“老大哥”时有不满,但印度主导南亚事务的中心地位无法动摇。再加上印度东部的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扼守马六甲海峡,其享有的地缘战略优势非常突出。讲到底,中方应清醒认识到,中国西向发展绕不开印度这一地区大国,只有尊重印方的合法利益,重视印方的合理关切,认真践行“亲诚惠容”的理念,中方才有可能如愿以偿,与印方一道获得共赢结果。

  

微信公众号:毛四维印度观察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