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巴基斯坦恐怖主义问题为何积重难返?

巴基斯坦恐怖主义问题为何积重难返?

  最近,巴基斯坦恐怖势力卷土重来,在四天时间里连续制造六起恐袭事件。2月13日,周一,在旁遮普省会城市拉合尔,在省议会大院附近,一起针对警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13人死亡,85人受伤。周二,在俾路支省首府奎塔,两名警察在拆除爆炸装置时被炸身亡。周三,在开普省首府白沙瓦,一法官车辆遭自杀炸弹袭击,造成一人死亡,数人受伤。同日,在联邦部落区,政府大院两次遭攻击,共造成5人死亡,7人受伤。16日,周四,信德省一著名苏菲派清真寺被炸,死亡72人,150多人受伤,成为巴近年来最为严重的恐怖攻击事件之一。
  在过去两年里,或许由于巴基斯坦军方在部落区开展“利剑行动”,盘踞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区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遭到沉重打击,巴全国安全形势确实有所好转,恐怖攻击的次数和造成人员伤亡的数字都有所下降。但是,近日的最新发展显示形势似在逆转。
  巴基斯坦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为何积重难返?连日来,巴各大报纸纷纷发表社论,试图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答案。其中佼佼者当数《周五时报》在2月17日发表的题为《战争还是和平》的社论。该文对巴基斯坦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的现状及其历史经纬进行了梳理,并明确提出,要解决这个国内难题必须首先从外部关系着手,即巴必须与印度和阿富汗寻求和平,而非诉诸战争。
  以下将此社论全文照译,以供感兴趣者参考。
 
战争还是和平
巴《周五时报》社论
2017年2月17日
 
  恐怖分子在奎塔、拉合尔以及白沙瓦向国家执法部门发起攻击。“自由者党”(Jamaat ul Ahrar)已经宣称对此负责,并发布一则录相,显示其打击目标是国家机构人员和世俗媒体从业者。政府做出反应,谴责阿富汗情报部门藏匿、甚至支持这些恐怖组织。作为回应,喀布尔则继续谴责巴基斯坦藏匿、甚至收容阿富汗塔利班的哈卡尼网络,正是这个组织把阿富汗拖入泥潭。显然,这个地区的代理人战争已走向一个新的高潮,眼下尚无冲突解决机制。
  还有其他复杂因素。巴基斯坦旁遮普政府发出涉恐警报,称巴参加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的极端分子正在返回巴基斯坦,为伊斯兰国在这里的活动增添力量。另外,还有旁遮普圣战者(在穆沙拉夫时代,当他关闭圣战水龙头、并向印度提出解决克什米尔问题“新思维”的时候,这些圣战者与其母体分道扬镳),他们参加了与伊斯兰国合流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情况与阿富汗有些相似,当一些分支组织与当前的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分手后,便宣称自己就是伊斯兰国组织。自由者党一类的组织与阿富汗情报部门有联系,又与以大毛拉法兹鲁拉为首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有来往。法兹鲁拉就盘踞在阿富汗北部、离巴基斯坦边境不远的地方。
  这些组织的威胁已难应对,又有“非国家行为者”蠢蠢欲动,制造新的危险。迫于印度、美国和中国的压力,最近对虔诚军的哈菲兹·赛义德以及穆罕默德军的马苏德·阿兹哈尔实行的限制有可能引发新的分裂,以至新组织更倾向与巴基斯坦军队决一死战,而不是像他们的母体那样只是针对印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将面临来自内外两个方向的致命威胁。
  不幸的是,军方和政府应对和根除形形色色恐怖主义的努力举步为艰。所有这一切始于上世纪80年代,那时,为了把苏联人从阿富汗赶出去,巴基斯坦人和美国人缔造了圣战者武装。在苏联人被赶走后,圣战者先是一个接着一个击跨亲苏的喀布尔政权,然后为了争夺战利品而四分五裂,并为塔利班的崛起提供了空间。而后,塔利班成为统一全国的力量,要把圣战者打发回家。此时,巴军方介入,对这些圣战者进行重组,在90年代将其投入新的圣战,要把克什米尔从印度的统治下解放出来。“9.11”后,美国人把阿富汗塔利班赶出喀布尔,他们躲进巴基斯坦联邦部落区的安全天堂,由此为下一个十年巴基斯坦恐怖组织的出场搭起了一个舞台:先是巴基斯坦塔利班,然后是旁遮普塔利班,以及他们形形色色的恐怖组织分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巴基斯坦军方玩弄“好塔利班”(阿富汗的)和“坏塔利班”(巴基斯坦的)之概念。后来,警报在伊斯兰堡拉响,坏塔利班占领了斯瓦特和开普省的一些地区,军队便投入行动:2007年,在穆沙拉夫将军的领导下清剿了斯瓦特;2011-12年,在卡亚尼将军的领导下清剿了南瓦部落区;最后,2015-16年,在拉希尔将军的领导下清剿了北瓦部落区。
  不幸的是,这一战略反过来回击了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坏塔利班藏匿在阿富汗,并与阿富汗的好塔利班并肩战斗。更重要的是,他们受阿富汗政府及其反巴亲印的情报部门的影响和操纵。换言之,如果说巴基斯坦试图利用圣战武装反对印度,利用哈卡尼网络和阿富汗塔利班反对喀布尔,那么,印度和阿富汗现在正利用俾路支分离主义分子、旁遮普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来反对伊斯兰堡。三国正利用代理人大战一场,而这些代理人枪手也变得更为强大,正在对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发出前所未有的威胁。这样的氛围正为伊斯兰国提供了在南亚地区扎下根来的可乘之机。
  所有这一切的主要根源在于,为了反制印度的地区霸权,巴基斯坦在阿富汗试图利用阿富汗圣战者以及后来的阿富汗塔利班,在克什米尔试图利用各种旁遮普圣战组织。但在这一过程中,阿富汗遭内战蹂躏,对巴基斯坦采取敌对态度;克什米尔流血不止,印控克区加入巴基斯坦的选项不复存在,要求独立成为压倒性呼声;现在,巴基斯坦自己正面临卵生出这些非国家行为者和代理人战争的形形色色的极端主义所发出的直接的、生死攸关的威胁。
  哪怕民选政府和军队有再好的合作,“国家(反恐)行动计划”也无望应对这一威胁。解决国内恐怖主义问题的前提是,首先要解决滋养这些恐怖分子的外部环境问题。不幸的是,在与印度和阿富汗是要战争还是要和平的问题上,尚无新思维出现的迹象。
 
微信公众号:毛四维印度观察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