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从莫迪造访“阿邦”说开去

从莫迪造访“阿邦”说开去

2015年春节,印度总理莫迪给中国人送来两则信息,一则令人喜,一则使人烦。喜的是,大年初一,莫迪通过其“推特”账号向中国人民祝贺羊年新年,并用中文写道:“祝中国人民新羊年快乐,恭喜发财。”此系中印关系史上前所未有之举。烦的是,第二天,莫迪前往中印边境争议地区、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出席“阿邦建邦”29周年庆祝活动。与以往处理类似事件一样,中方立即做出反应,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其实,印度在处理对华关系问题上,忽而唱红脸,忽而唱白脸,这已不是第一次。

一个多月前,莫迪热情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印“共和国日”庆祝活动,两人促膝深谈对中国崛起之忧虑,共同签署明显具有针对中国内容的“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联合战略愿景”。然而,127日刚送走奥巴马,印度第二天就宣布,其外长斯瓦拉吉即将访华,并出席中俄印三国外长会谈。而后,斯瓦拉吉在北京宣布,莫迪将于今年5月印度人民党执政一周年之前访华。这一时机的选择,透露出印方对莫迪访华成果是颇有期待的。

还有,半年前莫迪访问日本时,曾公开谴责有的国家“信奉18世纪的扩张主义,侵犯他国领土,进入他国海域”,印媒体齐称“莫迪给中国一记猛击”。然而,半个月之后,也就是在去年9月中旬,莫迪又在其家乡古吉拉特邦隆重欢迎习主席到访,精心策划“转纺车、荡秋千”等令人难忘的场景。

可以说,莫迪大国外交的框架已经呈现,其中有两个重点:一是在地区安全领域投靠美国,目的在于防范中国;二是在经济发展方面利用中国,并有意复制中国经济崛起之路。这两个目标看来相互对立和制约,莫迪能否左右逢源,两面获益,还有待观察。但目前看,进展似乎顺利,印度内外舆论大多为之点赞。

这种现象或许反映了当前国际政治的某些新特点。一是以意识形态为主导、战略结盟“一边倒”的旧格局已经过时,而多种利益交叉、多个“朋友圈”相叠的新框架正在形成。另一特点是,中国曾为之憧憬的“多极化”时代应该说已经悄然来临,至少在亚洲,美、中、日、印似乎正各为一极。美国是安全领域的龙头老大,中国是经济领域的主要驱动力量,日本和印度则分别对东亚和南亚事务拥有其独特的地区影响力。

前不久,斯里兰卡新当选总统首访新德里,向印度表示理解其安全关切;紧接着,斯外长又造访北京,向中国表示两国经济合作将继续进行。斯里兰卡在印中之间玩平衡,实可谓是印度在美中之间两面下注的缩小版,同时又凸显印度对其周边事务所拥有的影响力。

印度总统、总理曾多次造访“阿邦”,但参加其“建邦日”活动尚属首例,因此,莫迪此访的政治、外交含义较之以往更为强烈和清晰。中印边界谈判早已陷入僵局,中方的目标是要打破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而印方则决不会在“阿邦”问题上做任何实质性妥协。据印媒报道,针对中国的最新反应,来自“阿邦”的人民院议员、在莫迪政府出任内政国务部长的基伦•里吉朱(Kiren Rijiju)强硬表示,“划界问题一米两米可以谈,但整块领土或整个邦的归属则请免谈”。

中印关系正处于一个需要做出历史性决断的关键时刻。对于中方来说,东向正面临极为复杂的海上安全形势,如果确有意在西向营造一个宽松无虞的战略环境的话,那么,与印度妥善处理边界问题就是绕不开的议题。目前看,通过澄清和核实边境地区的实际控制线,从而达到尊重现状、确保稳定、搁置争议、冻结难题的目的,或许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对于印方来说,大规模吸收中国投资,借助中国力量实现“印度制造”,无疑是其国家发展战略的重大突破。为实现这一目标,印方首先需要改变其把边界问题“政治化”的倾向。去年大选以来,印度人民党重要人士多次在各种竞选集会上放言炒作中印边界问题,这对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气氛显然造成伤害。另外,印方仍然把商务签证便利化问题与边界纠纷挂钩,至今还在实行对华歧视性的“会议签证”政策,这些都使人不由得质疑其吸引中方投资的真诚性。期待今年5月莫迪访华时,情况会有一番积极的变化。

 

微信公号:毛四维印度观察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