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阿富汗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吗?

阿富汗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吗?

最近,持续了三个月之久的阿富汗总统选举危机终于走到尽头,这个饱经战乱的不幸之国再次显现一线曙光。9月中旬,两位总统竞选者达成和解,并于921日签署建立“民族团结政府”的协议。29日,加尼和阿卜杜拉先后宣誓就职总统和政府长官,完成政府交替,卡尔扎伊时代宣告结束。次日,新政府与美国签署《双边安全协定》,阿富汗正式进入“后撤军时代”。

此次总统选举于614日举行第二轮投票,不久,阿卜杜拉团队便声称投票和计票过程存在大量违规操作问题,谴责选举委员会操纵舞弊,并拒绝承认其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由此,全国政治形势顿时紧张,根据历史经验,事态很有可能导致兵戎相见。

美国不失时机予以干预,国务卿克里赶赴喀布尔斡旋,并于712日促使双方达成两点协定:第一,在联合国驻阿机构的监督下,对第二轮投票的全部选票进行复核;第二,双方将协商成立“民族团结政府”,由赢得选举者出任总统,失败者出任“政府长官”,并且,阿富汗政体将适时由目前的“总统制”转向“议会制”。

然而,落实协议比达成协议更为艰难。双方都祭出维护公平、捍卫宪法的旗幡,互指对方大规模舞弊,对选票复核的程序、假票认定的标准等所有细节锱铢必较,使得复核进展极为缓慢,并几次陷入僵局。阿卜杜拉团队扬言,只有宣布阿卜杜拉获胜才是唯一可接受的结果;加尼团队坚称,与败选者分权纯属违宪。

局势再度出现危急,以致克里在8月上旬二次造访喀布尔。但是,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因为双方明白,如果意气行事,誓不妥协,美国将断绝财政援助,并全部撤出军队,阿富汗必定再次陷入军阀混战的深渊,加尼和阿卜杜拉两人都将成为历史罪人。

最佳结果

克里的调停方案其实是一个“模糊输赢、着眼长远”的计划,现在看来,应该说收到了预期效果。

今日之阿富汗战乱频仍,民生困弊,毒品泛滥,腐败猖獗,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在全国举行一场公平透明的选举,无疑只能是空想。同样,无论下多大功夫,此次选票复核也不可能得出一个是非分明、天下诚服的结论。据局内人士透露,复核结果是,在总共800多万张选票中,剔除85万被认定的假票之后,加尼获票占55%。最后,选委会只宣布了加尼获胜,但并不公布任何细节。这样模糊处理的结果是,既明确了总统人选,又为双方妥协、建立联合政府创造了一个相对平和的环境。

阿富汗现行宪法规定国家实行总统制,权力高度集中,乃至各省省长和警察总监等均由中央政府任命。宪法制定于2004年,当时塔利班政权刚被击溃不久,军阀拥兵自重,全国一盘散沙,形势确需强调中央集权。然而,阿富汗民族融合程度不高,各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成格局,部落自治拥有悠久传统,中央王朝历来只是象征性地维持国家统一,因此,现行的总统制其实并不符合阿富汗的基本国情。

尤其是总统选举“胜者通吃、败者尽失”的制度,极易造成民族间的竞争和对立。阿富汗自2004年以来已进行三次总统选举,每次都出现严重的舞弊问题,其中民族争权是最主要的原因。此次选举使得民族相争的模式得到进一步强化:加尼是普什图人,其获得的选票主要来自南部和东部的普什图族;阿卜杜拉是塔吉克人,其支持者主要是北方的塔吉克族和历史上长期受普什图人欺压的哈扎拉人。

总之,改变政治体制,使权力在各民族、各地方之间得到相对均衡的分配,或许是“克里方案”的精髓。新设“政府长官”一职并由阿卜杜拉出任,眼前能起到在主要民族间分权的作用,同时也为今后的体制改革创造条件。

另外,加尼和阿卜杜拉联合掌权,两人若能精诚合作,将形成一个互补共赢的理想格局。两位均属温和派人士,在阿富汗武夫林立的上层社会中都是难得的“绅士”。加尼学者出身,长期在世界银行任职,对不发达国家振兴经济有所研究和实践,正是当前阿富汗大力扭转经济完全依赖外援局面所需的领袖人物。阿卜杜拉牙医出身,是原北方联盟的核心人物之一,拥有丰富的“抗苏圣战”和与塔利班较量的经历,可在当前美军撤出的过渡期一展军事领导才能。

“伊斯兰国”注视南亚

奥巴马早就宣布将在2014年从阿富汗撤军,结束这场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战争。为此,北约驻阿部队早就开始逐步向阿国民安全部队移交地方保安责任,到20136月,全国34个省、403个县的保安责任全部向阿军移交完毕。

另外,根据阿富汗刚与美国签署的《双边安全协定》协议,驻阿美军在2014年年底后将减至9800人,2015年年底前再减半,到2016年年底前全部撤离。从明年起,训练阿安全部队将成为驻阿美军的首要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军队能否应对美军和北约部队撤出后的新局面,塔利班是否将东山再起,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更令人担忧的是,随着“伊斯兰国”极端武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突然崛起,不少人将此归咎于美军三年前全部撤出伊拉克失之轻率,于是有人发问:阿富汗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吗?

最近有两方面的发展更加重了人们对阿富汗局势的担忧。一是长达半年的总统选举进程、尤其是持续数月的政府危机,使得阿富汗深陷政府瘫痪、经济萧条、民怨载道的困境,塔利班乘机发起近年来最为激烈的“夏季攻势”,政府军伤亡严重,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丢城失地的局面。据报道,过去六个月来,阿富汗军警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为2001年反恐战争以来13年间之最高。

另一重要发展是,“伊斯兰国”已将其扩张的矛头指向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前不久,在两国交界的白沙瓦市郊发现用当地语言编撰的“伊斯兰国”宣传册。据国际媒体最新报道,104日,巴基斯坦塔利班在其庆祝宰牲节的文告中宣称支持“伊斯兰国”,其发言人还说,“巴塔”已派出上千名、并将继续派出圣战者赴中东地区与之并肩作战。

阿富汗今非昔比

然而,阿富汗国内外还是有相当一批学者对形势持谨慎乐观态度,并不认为二十多年前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后的“变天翻盘”局面会在今天重演。他们有以下主要观点:

第一,由国际社会帮助建立起来的阿军队现有35万人之众,武器装备精良,目前虽然伤亡严重,但还是有相当战斗力的。加上北约最近同意将帮助阿方建立空军,今后阿军实力会更强。换言之,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现的塔利班横扫全国、迅速夺权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发生。

第二,最近十来年阿富汗社会发生巨大变化,大多数民众将不再容忍塔利班的宗教极端统治。现在,手机信号覆盖全国90%的国土面积,半数家庭拥有手机;全国共有75个电视频道,74家为私营,阿大部分地区已与外部世界信息相连;另外,还有上百万年轻人在使用“脸书”一类的社交媒体,相互沟通,全球交流。在这样的条件下,至少阿北方的城市中产阶级决不会向以塔利班投降。

第三,与昨天的南斯拉夫和今天的伊拉克大为不同,阿富汗主要民族之间虽有矛盾,但还是愿意在同一个家园里生活,目前并无独立倾向。北部的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并无意与其北方的中亚兄弟融合,什叶派的哈扎拉人也不会投向伊朗,南部和东部的普什图人也不愿与其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同胞构成一个新的政治实体。因此,阿富汗的安全问题终将局限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第四,回顾历史,当年苏联从阿撤军时,最初两年纳吉布拉政权及其军队是能够坚守阵地的,只是后来苏联瓦解,彻底放弃了对其“阿富汗同志”的支持,才导致“变天翻盘”不可避免。相信在今天和未来的阿富汗,即使美军和北约部队全部撤出,为防止“伊斯兰国”染指南亚,制止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卷土重来,国际社会的支持是不会枯竭的。

再者,退一步讲,美军撤离阿富汗的进程并非不可逆转。现在,美国已有国会议员在呼吁政府考虑推迟从阿全部撤军的问题。巴基斯坦官方也不止一次表示,美军现在撤离为时过早,仍不稳定的边境局势将给巴方带来更大压力。可以想象,今后一两年内,如果阿富汗安全形势严重恶化,“美军请留步”的呼声或许会高涨起来。

 

  

“毛四维印度观察”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