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印度在战略上向美国靠拢

印度在战略上向美国靠拢

今年5月印度进行大选时,当地媒体曾以“莫迪海啸”来形容那时一边倒的政治形势。近日,926日至30日,莫迪访问美国,中国媒体高度关注,有一长篇报道的标题是:“莫迪旋风”刮到美国。

当印度媒体和学界有足够时间研读了此访的主要文件后,102日,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印度时报》发表社论,把此访形容为“莫迪与奥巴马的战略拥抱”;著名的战略分析家拉贾·莫汉在《印度快报》撰文称,莫迪和奥巴马“重新点燃印美浪漫之情”,两国战略伙伴关系“恢复了方向和动力”。

“莫迪与美国会面”

在印度享有第一流收视率的新闻电视频道CNN-IBN以“莫迪与美国会面”作为其报道此访的总标题。这是一个很传神的概括。因为仅就公共关系而言,此访无疑取得极大成功。

美国的印度人社团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庆祝莫迪来访,一时间使之成为一个盛大的印度节日。莫迪26日抵达纽约,成千上万支持者走上曼哈顿街头热烈欢迎。28日,在以摇滚明星演出而知名的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大型演出场,莫迪向1.8万名印度人发表激情演讲。29日,当奥巴马与莫迪举行私人晚餐会时,一批印度民间艺术家在白宫外广场上载歌载舞,四周一片欢声笑语。现场有人说,从未见过任何访美的外国领袖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印裔的热情也感染了其他美国人,据统计,在过去一周,美国人使用谷歌搜索引擎获取莫迪信息的人数爆增。

作为久经历练的印度政治家,此访也凸显莫迪超强的公关能力。各国领导人出访,一般会与往访国领袖共同发表一个“联合声明”之类的文件,但莫迪此访的联合文件居然多达三个。除了通常记录访问成果的“联合声明”之外,双方在正式会谈前发表《战略伙伴愿景声明》,开篇有一赞语(Mantra),“我们一起朝前走”;结尾有一颂词,“我们的伙伴关系将成为世界的典范”。另外,双方还以莫迪和奥巴马个人名义在《华盛顿邮报》网站联合发表文章,回顾一百多年来两国人民的精神交往和友好往来,展望21世纪印美关系的“决定性意义”。从行文看,此文显然出自印方之手。

莫迪此访的重点在经济,可谓是一次“招商引资”之旅。为此,他把目光对准工商界,而不是政府。莫迪在启程赴美前夕,举行了一场大型的“印度制造”主题造势活动,向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发出一个强信息。访问期间,其最受关注的活动包括与美国17家大公司的执行总裁专门会见,亲自向工商界发出对印投资的真诚邀请。

总的来说,此访是在印美关系近年来持续下滑的情况下进行,可以说是一次“恢复性”访问。双方对一系列重大分歧都进行了讨论,但一时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比如,美方希望印方修订《核事故责任法》,以使美国企业能够进入印度巨大的核电市场,虽然双方商讨了推动相关进展的具体步骤,但莫迪对修订法律无力做出实质性承诺。再有,美方在知识产权问题、尤其是药品专利问题上与印分歧深刻,双方只能商定,将建立高级别工作组进行年度磋商。还有,美国对印度前不久阻止世贸组织通过《贸易便利化协定》极为不满,双方对此进行了重点讨论,印方同意立即与世贸组织重新磋商,但同时强调其有关“粮食安全”的关切不应被忽视。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需要实质内涵”

然而,缺乏具体成果并不影响印度的一些战略分析家们对此访做出高度评价。数日前,一位名叫阿什雷·泰利斯(Ashley Tellis)的印裔美国专家在《印度时报》发表文章,标题是《莫迪访美成功之秘笈》。此人非同寻常,十年前是美印签订《民用核能合作协定》的总策划和最重要的幕后推手,曾为美驻印大使的顾问,现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是一位政界和学界两通人物,印度人历来对他的意见洗耳恭听。

泰利斯在文章中说,现在,美国许多政策制定者深感困惑,不知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以其亲身经历宣称,美印关系在瓦杰帕伊出任总理期间(1998年至2004年)首次得到真正的深化,防止中国干扰世界均势,避免大局对美印不利,是驱动双方的基本目标。他强调,那时美印有几对固定的高官对话伙伴,经常就中国问题交换意见,而且谈得很深。他认为,当前正需要向美印战略伙伴关系注入针对中国的“实质内涵”。

事情似乎正朝着他所说的方向在发展。细读双方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以下几点应该不会被忽略:

第一,印美双边文件首次点名“南中国海”。联合声明指出,“双方对由海上领土争端引发的紧张态势表示关切,强调维护海上安全、确保在整个地区、尤其是南中国海地区航行和飞行自由的重要性。双方呼吁所有各方不得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以推进他们的领土主张。”

第二,双方将加强海上安全合作,提升与印度海军技术合作的水平,并使现有的“马拉巴”年度海军演习升格。

第三,印度将其传统的“东向政策”(Look East,也有译作“朝东看”的)强化为“东向行动政策”(Act East),并将其与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相关联,双方提出要“通过磋商、对话和联合军演,与其他亚太国家实现更紧密合作。”近年来美国和印度都加强与越南的安全合作,或许就属于这一考虑。

第四,继续推进包括日本在内的三方联合对话,并将其提升到外交部长的级别。印度现在身处两个大三角之中,一是“美日印”三角,这是重要性正在上升的三角;另一个是已经存在了十多年的“中俄印”三角,尽管已建立了部长级对话机制,但其对印度的重要性却在下降。9月初莫迪访日,为避免传递出任何可能干扰此访的信息,印方临时取消原订8月底在北京举行的中俄印三国外长会。

第五,“双方强调需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地区经济走廊的建设,以促进南亚、东南亚以及中亚经济一体化发展。美方强调,通过其‘新丝绸之路’计划和‘印太经济走廊’计划,美将推进印度与其邻国以及更广阔地区实现互联互通,以实现商品和能源自由流动。”

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几年前就提出了,是一个主要为了搞活阿富汗经济而开拓地区通道的设想,但由于可行性不强,现在几乎不再被人提及。而“印度—太平洋”则是近年来颇受关注的一个地缘新概念,具有相当的学术性,将其演变成明确的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政策,可谓尚属首次。

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是由中国“一带一路”构想引发的美印联合反应。不仅内容相似,甚至文字也类同。但区别是,对中方的提议,印方唯恐避之不及;但对美方的邀请,印方则欣然上船。

上述发展发生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仅半个月之后,似有可能对中国的外交论坛形成某种冲击。但笔者相信,中国的对印友好政策是真诚的,其南亚政策的基本考虑是成熟的,不会因为某些变化而做出仓促反应。当然,相信中国有关方面也会就此深入考量,近年来中印关系反复较大,对中国的外交资源有所牵制,需要从维护西南边陲的安全和西藏地区的长治久安出发,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使中国的对印政策更具总体前瞻性和局部灵活性。

(此文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6日发表)

 

“毛四维印度观察”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