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中印走向互信仍任重道远

中印走向互信仍任重道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917日至19日对印度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一次不寻常的访问。对中方来说,此访充分展现其大力提升与印经济关系的强烈意愿,能做的都做了。对印方来说,此访为其在敏感问题上表达关切提供了一个特别机会,该说的都说了。对于世界上关注中印关系的诸多第三方来说,“龙象共舞”和“龙象相争”都上演了,想看的也都看到了。

此访对中国和印度都十分重要,但两者的出发点并不相同。就中国而言,面对东海和南中国海难以转圜的外交困局,感受到美国“亚太再平衡”的巨大压力,中国亟需在西面创造一个祥和的国际环境,尤其要防止可能出现美日印三国联手制华的局面,因此,去年李克强出任总理后,首次出访选择了印度;今年莫迪上台后,中方又第一时间高调向其示好。

对印度来说,莫迪当选总理的最重要意义是,他为印度经济指明了新的发展方向,这就是:借鉴中国道路,一手抓基础设施,一手抓制造业,将不再为软件及相关服务业出口(即所谓“世界办公室”)的发展而沾沾自喜。由此,印度需要大量外部资金和技术转移,而目前有能力使印度在这两方面都得到最大程度满足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中国。印度发展政策的这一方向性调整构成了莫迪近期大国外交的强动力。

总体上看,此访显示,今后一段时间,中印关系在经济领域将有一个大发展;在边界和安全问题上将重新对表,调整步调;在地区合作方面,恐怕一时不会有重大起步。

确定战略关系的核心

   今年6月上旬,中国外长王毅成为印度新政府接待的第一位大国来访高官,其时,他向媒体表示,中印在贸易、投资和人员往来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两国合作刚刚露出‘冰山一角’,将会有无穷的潜力。”现在看,习近平访印的成果完全证实了数月前王毅所说。

中方表示,在今后五年里,将力争向印度投资200亿美元。这虽比日本承诺今后五年将向印投资350亿美元要少许多,但日本早已是对印投资大国,从2000年至今共投资160亿美元,而同期中国对印投资仅区区5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今后五年,日本对印投资将增加一倍,而中国将增加40倍。

中国对印投资的第一步已经启动。习近平在访问中宣布,中方将在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和印度经济最发达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分别设立工业园区,前者集中于生产输变电设备,后者主要生产汽车配件。与此相关,古邦与中国的广东省、古邦首府艾哈迈达巴德与广州市、以及孟买与上海市,在此访期间分别签署了建立友好省(邦)市关系的协议。这意味着,今后两国在地方层面的交流有望全面铺开。

铁路合作将会是重头戏。在这一领域中方优势突出,与日本竞争激烈,而印方需求又十分巨大,因此,各方对此颇为关注。目前看,框架已大体明确:大范围、多线路的提速项目将由中方承揽,印度南方的“金奈班加罗尔迈索尔”一线将成为先导段;“艾哈迈达巴德孟买”的高铁大单或将由日方获得,但这并不排除印度与中方合作再建一条高铁线路的可能。实可谓中日各得其所。

为迎接未来中印经济大交流、大融合的形势,语言人才更需先行准备。双方商定,在今后五年里,中方将为印度培训1500名本土汉语教师,同时还将向印派出500名中国的汉语教师。

诸如此类还有许多,难以一一细说。总的感觉是,在对华关系方面,尤其在经济合作领域,印度新政府比过去十年间的两届政府要自信许多,以往半掩的大门正向中国洞开。

此访结束时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对这一新的发展趋势及时做出定性式描述,指出:“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即深化经济合作关系),将成为“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核心内容”。

“龙象共舞”尚有踩脚之处

中印在2005年决定共同建立“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此,“双方始终从战略和全局的角度看待中印关系”(“联合声明”语)。此访显示,在某些敏感领域,双方合作正取得进展。

一是应印方要求,中方决定为印度前往西藏“神山圣湖”的朝圣者增开由乃堆拉山口入境的路线。新路线交通条件好,较为安全,并缩短行程,以后印度朝圣者数量会因此大为增加。据印媒报道,印方多年前就提出这一要求,但因新路线途经边境军事敏感地区,中方一直未予同意。现中方调整政策,表明对印信任增加。此事对笃信宗教的印度国民意义重大,莫迪在与习近平一同出席的联合记者会上特别表示,“我代表印度人民向习主席表示感谢”。

二是中印将开展民用核能领域的双边合作,包括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和印度原子能委员会之间的工作层磋商。近日印媒有细节性报道,称中方有意向印度推销新一代的APC1000核反应堆。眼下,印度在与美国签订了“民用核能合作协定”后项目落实受阻,而向日本谋求类似协定又一时难以如愿,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印合作有实质性进展,其重要性必令世界刮目。

然而,总的来说,中印之间仍有重大分歧还在继续困扰两国关系大局,在地区事务方面互不信任的问题仍相当突出。

首先是边界问题。近年来中印边境摩擦事件增多,时常呈现互不妥协的对峙状态。去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印前夕,双方发生了历时21天的“帐篷对峙”事件。然而,此次就在习近平访印期间,边境西段发生近年来罕见的大型对峙事件。据印媒报道,双方军队各600人左右,相隔200米对峙数日。由于双方在争议地段对实际控制线走向没有共识,出现此类事件或许无所谓孰是孰非,但是,双方的态度显然都在强硬化。近日印媒有报道称,在此争议地区,印方过去一周巡逻一次,现在改为每天出动。

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成为此次访问最主要的议题之一。在联合记者会上,莫迪说,“我对反复出现的边境事件表示严重关切”,并提议双方重启已停滞多年的核实实际控制线的进程。

习近平表示,“由于边界尚未划定,有时可能会出现涉边事件,但双方完全可以通过现有多层次的涉边机制及时加以有效管控,防止对双边关系形成大的干扰。中方有决心同印方通过友好协商,早日解决边界问题;也有诚意在此之前,共同维护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从第二天发表的“联合声明”看,双方对莫迪建议未达成共识。

其次是西藏问题。近来印度某些舆论主张对中国打“西藏牌”,以至莫迪新政府宣誓就职仪式邀请了所谓西藏流亡政府的“总理”出席。相信中方对此一定向印方进行了严正交涉。印方对由边界争端引发的一些问题表示不满可以理解,但将此与西藏问题挂钩是立不住脚的。中印早在1954年就明确解决了所谓的“西藏地位”问题,而且,自印度前总理拉吉夫·甘地1988年访华以来,双方每次高访发表的联合文件中,都载有印方关于西藏政策的声明。但是,近年来情况有所变化。在此次会谈中,莫迪重申“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印方不允许藏人在印度从事反华政治活动”,但在“联合声明”中仍不见相关文字。中印两边的媒体和学者对此皆予特别关注。

再次是“孟中印缅”次区域合作问题。印度虽已表示愿与各方进行研究,但态度并不积极。在此次联合记者会上,莫迪似乎把印度的立场讲清楚了。他说:“印度位于亚洲的交叉路口,深知互联互通对亚洲集体繁荣的重要性。但我也相信,建设地区交通相连还需要和平、稳定和合作的环境。”

最后,与习近平此次访问的另外两个南亚小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不同,印度对中方大力提倡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没做出积极响应。

总之,当前的中印关系既有真诚的、大规模的合作,也有深刻的、难以消除的“信任赤字”,要实现流畅的、和谐的 “龙象共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然而,相信只要双方共同尊重历史,尊重对方,着眼大局,着眼长远,中印关系的前景一定会是光明的。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