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阿富汗提前拉响警报

阿富汗提前拉响警报

国际社会曾普遍担心,待美国和北约部队今年底基本撤出阿富汗后,塔利班可能东山再起,阿富汗将重又陷入战乱。然而,距岁末还有半年时间,警报已提前拉响:阿富汗正在进行的总统选举爆发危机,局势存在失控的危险;美国紧急出面调解,气氛虽有缓解但问题并没解决;显然,如果在年底前无法建立起一个具有合法性的新政府,这将是比塔利班卷土重来更为严重的挑战。

今年的总统选举是阿富汗有史以来第一次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移交国家最高行政权力。第一轮投票在45日进行,情况基本正常,选举委员会宣布有近700万人投票,为全部选民人数1350万的一半以上,表明塔利班的威胁并没能阻挡大部分选民。但由于没有候选人获得过半数选票,因此须进行第二轮投票。

对决是在阿卜杜拉和加尼之间进行。阿卜杜拉,塔吉克族人,议会反对党领袖,曾是抵抗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圣战领袖,并在卡尔扎伊政府中出任过外长,在第一轮投票中获44.9%的选票。加尼,普什图族人,学术人士,曾是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并在卡尔扎伊政府出任过财长,第一轮得票为31.5%

第二轮投票于614日举行,似乎一切正常。但没过几天,政治风暴席地而起。首先,喀布尔警察局长指控选委会二把手违规操作,深夜将票箱运出城去。继而,候选人阿卜杜拉指称计票过程出现大规模舞弊,要求立即停止点票,彻查舞弊行为,并宣布停止与选委会合作,同时把矛头直指现任总统卡尔扎伊。数日后,阿卜杜拉团队公布一段录音,其中记录了那位已被点名的二把手在电话中与外省选举官员说:“把羊群赶到山上,把它们喂饱了再下来……”结果,这位高官不得不辞职。

然而,选委会不为阿卜杜拉团队的抗议所左右,也不甚顾及媒体对选举舞弊的批评,于77日公布第二轮投票的“初步”计票结果:参加投票的选民共810万人,加尼得票56.44%,阿卜杜拉得票43.56%,前者领先100多万张选票。

阿卜杜拉团队早就料到这一结果,立即宣布抵制,并向社会大声申诉:各地参加第二轮投票的选民明显要比第一轮稀少,选委会宣布第一轮投票选民数是700万,那第二轮怎么可能是810万?有些地区甚至出现选票数超过当地人口总数的现象,岂非怪事?他们的结论是:在南部和东部普什图人聚居的地区发生了大规模舞弊行为,有人往票箱里大量塞进假选票。

阿卜杜拉的支持者们愤怒了。他们从全国来到首都,在抗议大会上把现总统卡尔扎伊的画像摘下踩碎,换成阿卜杜拉的高高挂起。阿卜杜拉对他的支持者们说:“我将捍卫你们的选票,直至最后一滴血!”塔吉克族军阀、北方的巴尔赫省省长放言:“选委会宣布舞弊结果,这就为成立‘平行政府’铺平了道路!”有传闻说,阿卜杜拉的支持者将控制首都警察局。一时间,“政变”、“内战”成了坊间热议和媒体发声的高频词。

克里创造了“奇迹”?

事态的严重性不言而喻。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国际社会13年来在阿富汗的努力将付之东流。美国在第一时间采取行动。7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先后与阿卜杜拉和加尼通电话,表示对选举舞弊的问题应予彻查,纠纷双方应开展政治对话,美国反对任何暴力或以其他非宪法手段行事,否则将停止对阿富汗的援助。

美国警告不容含糊。现在阿政府每年开支需100亿美元,本国来源仅20亿,其余全部依靠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援助。如果阿卜杜拉宣布成立所谓的“平行政府”,必将导致美国制裁,会陷入甚至对军队和警察都发不出工资的困境。

两天后,美国国务卿克里飞抵喀布尔,人们屏息注视。阿卜杜拉和加尼被请到美国大使馆,在两个房间分别与克里对谈,而克里则穿梭于二室之间力促共识。经过11个小时的谈判,12日晚,三人终于同站一台,在媒体镜头前宣布他们达成如下两项协议:

其一,由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把全国各地的票箱全部运到首都,在联合国机构的监督下,对第二轮投票的全部选票进行复核,最后无论结果如何,双方都必须服从;其二,双方将协商成立“全国团结政府”,由赢得选举者出任总统,失败者出任“执政官”,并且,阿富汗政体将适时由目前的“总统制”转向“议会制”。

阿富汗各界以及关心阿局势的国际人士长舒一口气,有媒体将此称为“克里奇迹”。

然而,协议仅是原则,随后的细节将决定成败。虽然双方同意,为保证最大程度的公正,将对所有选票进行复核,但是,复核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操作程序以及假票的认定标准,为此,双方团队展开激烈的明争暗斗,以致复核工作进展十分缓慢。有人估计,若不发生意外,总共近2.3万箱选票要用几个月时间才能复核完毕。

另外,对成立“全国团结政府”的设想也开始出现反对的声音。近日,加尼的支持者、前副总统马苏德公开表示,选举只能有一个胜者,成立联合政府决不可行,外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施压是对阿富汗选民的侮辱。

总之,阿富汗总统选举危机无望在短时间内解决,日后形势发展恐怕充满变数,或许还有大戏将压后上演。

卡尔扎伊的政治遗产?

其实,阿富汗选民对总统选举舞弊并不陌生。2004年选举时就有披露,但那时卡尔扎伊正是美国的红人,那场选举没有真正的竞争者,因而对舞弊之事没有追究。2009年选举又出现舞弊,并经调查得到确认。虽然当时获票居第二的阿卜杜拉(他也正是今年的最终竞争者)自我放弃了第二轮对决,选举最终结果未受腐败事件影响,但卡尔扎伊的国际声望因此大跌,他与美国政府的关系从此渐行渐远。

阿富汗有评论尖锐指出,此次总统选举舞弊是现总统卡尔扎伊集团、候选人加尼团队、以及选委会中的一部分党派分子合伙所为。尤其是“独立选举委员会”的成员系由卡尔扎伊钦定,结果这批人把关系阿富汗历史转折命运的重要选举搞成一场闹剧,无论如何,现任总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关于舞弊的动机,媒体有以下一些分析:

第一,要保证普什图人掌权。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第一大民族,约占全国总人口的40%。现代阿富汗起源于18世纪中叶建立起的杜兰尼王朝,从那时起,中央政权就一直掌握在普什图人手中。20年前横扫全国的塔利班也正是普什图武装。“9.11”后,卡尔扎伊之所以被美国人选中出任大位,其普什图人背景是重要的考量。今天,阿富汗仍有人坚信,这个国家必须由普什图人掌管。

第二,要维护卡尔扎伊的家族利益。卡尔扎伊受命于危难之机,执政13年间国家没有分裂,政府维持运转,应该说是有大功的。但是,他对阿富汗存在的极为严重的腐败现象,尤其是与毒品经济相互渗透的黑社会问题放任自流,也将在历史上留下污点。个中原因之一是,这与其家族利益有牵连。卡尔扎伊的一个异母弟弟瓦里·卡尔扎伊在南方坎大哈省出任议会主席,实为地方一霸,控制鸦片运输而大发其财。美国多次提出应将其解职,但卡尔扎伊始终不从(瓦里在2011年因内讧遭谋杀)。

从制度上说,阿富汗当前实行的总统制缺乏制衡机制,使得卡尔扎伊可以独断专行,甚至美国当局在一定程度上也拿他没办法。这恐怕就是克里与两候选人达成协议,未来将由总统制转向议会制的背景原因之一。

然而,也有分析认为,需要从更宽的社会视角来看这个问题。阿富汗广大地区仍处于部落状态,部落民依附酋长,酋长投靠军阀,而中央政府只能依靠地方强人来维持社会秩序和国家统一。这种“对上依附、对下庇护”的制度就是当今阿富汗的现实,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腐败来运转的。

卡尔扎伊适应这一现实,才得以掌权十多年;未来的新任总统要坐稳江山,也离不开此道。换言之,阿富汗社会形态决定了,在当前追求清廉、透明、公信、良政,也许为时过早,选举舞弊不足为奇,难以克服。或许,阿富汗的悲哀就在这里。

(此文2014年8月1日《联合早报》发表)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