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印度邀请安倍参加国庆盛典意欲何为?

印度邀请安倍参加国庆盛典意欲何为?

应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的邀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1月25日至27日对印度进行了正式访问,并于26日作为主宾参加了印度共和国日阅兵和民俗游行的庆典活动。此次访问是日印关系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对今后的中印关系将产生深远影响。做此结论并非因为安倍是首位日本领导人出席印度最为重要的礼仪活动,彰显两国关系亲密友好,而是看到,在中日关系持续恶化的大背景下,此访凸显日印关系针对中国的一面趋于突出,印度在中日之间做出了在道义上向日本靠拢的选择,中印关系将面临新的考验。

日印关系成为亚洲、乃至世界一对重要的双边关系,是最近十几年的事,而且基本与美印关系的走向和节奏同步。如果说美印关系有针对中国的一面,日印关系同样如此。

1998年5月印度进行核试验,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紧密配合美国对印实施制裁。后来,随着美国在印核问题上调整政策,改压为谈,日本首相森喜朗于2000年8月访印,双方决定建立“21世纪全球伙伴关系”。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因阿富汗反恐战争的迫切需要,立即解除了因核试问题而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实施的制裁,日本于同年10月也跟着解除制裁。

2005年,美印关系获得重大突破,双方就“民用核能合作”(实质是为印度拥有核武器合法化开路)达成共识,并签署了防务合作十年协定。紧随其后,2006年,日印关系升格为“全球战略伙伴关系”,并建立了两国总理/首相年度峰会机制。2008年,美印正式签署“民用核能合作协定”,同年,日印峰会发表关于加强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次年,日印双方制定出“行动计划”,为两国安全合作建立起一个多渠道、多层次的对话体系,其中包括外交部长之间的年度“战略对话”,国防部长之间的年度“防务对话”,以及双方外交和国防最高文官之间每年举行“2+2磋商”等。

政治上日方得到满足

此次印方邀请安倍作为共和国日庆祝活动的嘉宾来访,在时间上有求于日方。日本本届例行国会于1月24日刚刚开幕,安倍正面临千头万绪的国内事务,此时显然不适宜出国参加礼仪性活动。再说,辛格总理去年5月底曾往访东京,一个半月前日本天皇夫妇又刚对印度进行了隆重的国事访问,印方为何要把与日高层交往安排得如此密集?其实,印方的决定不无国内政治的考量。

印度今年5月将举行大选,目前执政的国大党届时败选似不可避免,如果现在不下手,那么,印日下轮首脑峰会极有可能将与国大党无关。因此,共和国日庆典便成为一个可资利用的极佳机会,不仅可把印日关系气氛一举推向高潮,也可为国大党在大选前增添一笔“外交政绩”。

有求于人,必满足于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此访结果在政治上确是很大程度地满足了日方在当前的特别需要。

辛格与安倍1月25日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开篇直指“要旨”:“安倍首相对他的‘积极和平主义’(Proactive Contribution to Peace)政策进行了详细说明(elaborated)。辛格总理赞赏日本对地区以及世界和平与稳定所做的努力。”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涉及日本修宪以及解禁集体自卫权,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如果说印方有意在中日之间持平衡立场的话,《联合声明》的上述表述是应该、也是可以避免的。

印方很长时间对中日在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的争议保持沉默,但此访没有回避,《联合声明》载明:“依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以及国际民航组织的有关标准及其建议的做法,两位领导人强调飞行自由以及民航安全的重要性。”

在安全合作、尤其是海上合作方面,此访更有实质性进展。辛格总理在会谈后会见记者时说,“我们满意地看到,印日政治接触日益频繁,防务和安全合作得到扩展。印日双边海军演习现已确定将每年举行,另外,我们欢迎日本参加今年的马拉巴(Malabar)演习。”

所谓“马拉巴演习”是印度与美国之间的年度双边海军联合演习,2007年邀请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参加,据报道,中国对此曾明确表示不满。以后该演习一直保持在印美两国间进行,印方也专门对此“双边性质”进行过说明。现在,印方由总理出面高调宣布将搞三方演习,显然是在敏感问题上不顾中方的感受。

经济上印方得到实利

有分析认为,印度在敏感时刻、敏感问题上向日本靠拢,既有政治上的考量,也有经济利益方面的盘算,目前看,后者的分量似乎更重一些。

就在安倍此访的前两天,1月23日,印度国家电台播出对印度外长库尔希德的独家采访。在那次访谈中,库尔希德用了很长时间阐述印度的对华政策,其中心表达的意思是:尽管印方对中巴战略合作有所关切,但印中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工作关系,双方决心不使边界问题阻碍两国关系的发展;如果说21世纪是亚洲世纪,印中关系将是关键;印中两国既有竞争,又是伙伴,相信两国关系将是互利共赢的。在那次接近15分钟的访谈中,印日关系完全没有提及,笔者相信这不是故意的。

另外,同日,印度外交部就安倍此访举行媒体吹风会,一些记者反复提针对中国的问题,外交部东亚司长班浩然似乎竭力想说明,印日关系不是针对中国的。当有人要其指出印日关系的三个优先领域时,他明确表示,“印度政府的立场是,第一,我们需要日本的技术;第二,需要日本的资金;第三,需要日本的管理经验。正如有人所说,经济是印日合作的关键内容。”笔者也相信,此“三个需要”的说法恐怕不是这位官员现场编撰的。

这位官员所说在辛格总理25日对记者的谈话中得到印证。辛格总理强调双方经济合作的重要性,谈及利用日援资金的四个大项目(西部专用货运铁路、德里—孟买工业走廊、海德拉巴印度技术学院、以及正在计划中的钦奈—班加罗尔工业走廊),表示印方将致力于高科技合作,并希望日方增加对印投资。

目前,日本与印度的经济关系大体呈现日援强劲、日资增多、但贸易疲软的总态势。据报道,截止2013年3月,日本对印已兑现和已承诺的“官方发展援助”总计达400亿美元,目前有66个项目正在使用日援资金。日本是印度第四大投资来源国,从2000年4月至2013年10月,日本对印直接投资累计约150亿美元,为同期印度吸收外国直接投资总量的7%。在印度开展经营的日本公司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据印度官方数字, 2008年有555家,2011年达1400多家,估计2015年将增至2500家。在印度上个财政年度,印日货物贸易总额为185亿美元,低于印韩贸易,更不能与中印(同年度687亿美元)同日而语。

印度有评论日前指出,印度应充分利用当前的中日矛盾,乘中日“政冷经凉”不可逆转之机,搞热印日关系,把日本对外投资和技术输出的主流吸引到印度来。这种看法或许反映了一定的真实。

无论如何判定印度的动机,安倍此访所传递的信息清楚表明,面对中日较量,印度已公开站在日本一边。中国需要向印度表达不满,需要与印方厘清敏感领域和红线所在。印度有求于中国的事情很多,中方不难找到使印方感觉中方不悦的渠道和方式。

同时,笔者还认为,应该看到,印日关系针对中国的一面突出,其中日本是主导方面,印度是次要方面,解决这个问题最终取决于中日关系的转圜。如果看不到这一点而过分向印施压,其结果只会把印度这个大国更加推离自己。

另外,2014年必定是南亚的多事之秋,北约将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东山再起、阿富汗重开内战的可能性不可排除。因此,维护地区稳定,避免极端主义势力膨胀和扩散,符合所有南亚国家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邻近国家的共同利益,中国的对印外交也应该服从这一总体考虑。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