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美国与塔利班和谈前景未卜

美国与塔利班和谈前景未卜

前不久,有关美国将与阿富汗塔利班正式举行和谈的新闻接连不断,犹如一部颇具悬念的电视连续剧,昨日柳暗花明,今朝急流险滩,一波三折,高潮迭起。

6月18日,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宣布,其设在多哈的办公机构是日开张,并发表声明称:“为结束占领,确保伊斯兰制度和全国安全,我们支持政治的、和平的解决方案”。这是塔利班首次以明确的语言表示对阿富汗和平进程持正面态度,也是美国期盼以久想听到的话。

同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有一隆重仪式,由北约领导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向阿富汗安全部队正式移交在阿全国范围内的安全责任,这意味着北约撤离之前最为关键的军事和安全安排已大功告成。

第二天,美国在北爱尔兰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宣布,美国将与塔利班举行和谈。奥巴马总统说:“这是迈向和解的重要的第一步”。相关报道称,和谈将于6月20日启动,首先是美国与塔利班谈,然后进入第二阶段,由阿富汗政府组织的“和平高级委员会”与塔利班继续谈。

然而,就在美方做出上述宣布的几小时后,塔利班向美国在阿富汗的巴格兰姆空军基地发射两枚重型火箭弹,造成美军4人死亡。巴格兰姆距离首都喀布尔不远,是美军在阿富汗的最大军事设施。此事发生在谈判即将开始的前一天,其传递出的信息相当明确,即塔利班并不接受以“停火”或“放弃暴力”为谈判的前提条件。

另外,同在6月19日那一天,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对塔利班多哈机构开张一事做出愤怒反应。原来,该机构挂出的铭牌上刻有“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字样,院里还挂起十多年前塔利班统治时的“国旗”。美方曾向卡尔扎伊保证过,塔利班设在多哈的机构仅仅是一个“谈判场所”;但现在,塔利班刻意将其装扮成一个流亡政府的总部,或像一个外国驻卡塔尔的大使馆,这显然是对阿富汗政府主权地位的严重挑战。为表示阿政府对美国的强烈不满,卡尔扎伊宣布,阿方退出阿美正在进行的有关北约撤军后美国仍在阿富汗保留少量军队的双边会谈。

结果,6月20日,各方期待的谈判没有发生。国际媒体纷纷报道,美国务卿克里紧急与卡尔扎伊电话沟通,并告诉后者,塔利班“国旗”已被摘下,门牌将改为“和平谈判局”。克里再次重申,与塔利班的谈判只能是“由阿富汗人领导,并属于阿富汗的”。

塔利班东山再起

阿富汗反恐战争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战争,这是美国人当初没有想到的;在战争之初就被击溃的塔利班居然在2006年卷土重来,这也是美国人未曾预料的;现在,塔利班有可能使美国在阿富汗深陷泥潭而难以自拔,则更是美国人难以想象的。

关于塔利班东山再起,以下三点基本原因常被提及:

第一,在小布什总统时期,美国的战争重心在伊拉克而非阿富汗,阿富汗战后重建成效不彰为塔利班复活提供了一定的社会条件。美国是在2001年10月打响阿富汗反恐战争的,但仅数月后,在2002年1月底,小布什就在其国情咨文中提出伊拉克、伊朗和北朝鲜构成“邪恶轴心”的说法,并大肆宣扬“先发制人”的新战略,表明美国高层正蓄谋发动另一场战争。仅过了一年,在2003年3月,美英联军便对伊拉克大打出手。在同时进行两场战争的情况下,美国在包括军力、财力等各种资源配置方面明显向伊拉克倾斜,而对阿富汗需要大规模战后重建缺乏应有认识,给予的援助十分有限。有研究指出,在2002至2008年间,美国向阿富汗提供的战后重建和人道主义援助仅为每年每人60美元,这是美国在二战后应对类似情况出手最为拮据的一次。

第二,美国同时对两个伊斯兰国家动武更加激发了这一地区的反美仇恨,伊拉克战争为阿富汗塔利班引入新的斗争手段。在伊拉克战争初期,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纷纷西征,与伊拉克民众同仇敌忾,并肩作战。过去阿富汗很少发生自杀式人体炸弹攻击事件,自塔利班余部从伊拉克归来后,这种最为极端的恐怖攻击方式在阿富汗顿时“遍地开花”。

第三,巴基斯坦向塔利班提供了“庇护天堂”。巴基斯坦西部聚居着数百万阿富汗难民,这是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时留下的遗产。所谓塔利班即“学生军”,其兵源相当一部分就是来自于这一地区的宗教学校。尽管巴基斯坦政府军在巴国西北部的部落区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残余势力进行过多次清剿,并付出很大代价,但是,或因实力不强,或因愿意欠缺,巴方的军事行动未曾取得决定性胜利,并往往以交战双方开启和谈而暂告一段落。多年来,北约和阿富汗政府一直指称,塔利班的核心人物长期藏匿在巴国西部的俾路支省首府奎塔地区,其新成立的领导机构被称作“奎塔理事会”(Quetta Shura)即是明证。

美国要和平、体面地撤军

其实,与塔利班谈判并不是一个全新议题。自2008年起,经与塔利班关系密切的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牵线传话,美国以及卡尔扎伊政府与塔利班或其支脉有过一些非正式接触,但一直没有取得任何突破。现在,随着2014年北约撤军的大限日益临近,美方对和谈的需求也愈发迫切。原因很简单,既然从军事上战胜塔利班已没有可能,而且也不再是一个政策选项,那么,为保证美军及北约其他部队2014年能够和平、体面地撤离,并为保证北约撤军后阿富汗能维持某种程度的政治稳定,与塔利班和谈并达成一个从现实出发的战后政治安排,便成为当下美国阿富汗政策的关键。

据巴基斯坦《快递论坛报》(The Express Tribune,与《国际先驱论坛报》合办的报纸)最新报道,近几个月里,依靠巴基斯坦大力斡旋,美方与塔利班已就多哈和谈达成某种共识,并形成一个粗略的路线图。报道称,今年3至4月间,正值巴基斯坦处于议会大选的选战高潮之际,巴陆军参谋长基亚尼先后悄悄去约旦首都安曼和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两次与美国务卿克里非同寻常地会晤,主要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该报道描绘了这样一张路线图:第一步,美方释放在关塔那摩关押的五名塔利班领导人,作为回应,塔利班释放一名被其抓获的美军士兵;然后,阿富汗政府启动修宪,使之反映将塔利班纳入全国和解进程后的新的政治现实;最后,塔利班参加包括总统大选在内的各种选举。鉴于塔利班在南方普什图人中拥有传统支持,而普什图人又是占阿富汗全国人口几乎一半的最大一个民族,因此,只要塔利班融入选举政治,应该说将很有希望分享到相当一部分权力。

可惜,这一计划还未启动就遭挫折,目前尚无峰回路转的新消息。初步看,谈判前景堪忧,甚至不排除有胎死腹中的可能。

首先,塔利班现在以胜利者自恃,要价很高,根本不把卡尔扎伊放在眼里,多次表示可与美方谈,但不愿与阿富汗政府谈。其次,阿富汗原北方联盟的军阀们是反恐战争以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无意与塔利班分享权力,很可能会寻找各种借口、采取各种方法阻碍和谈进程。另外,阿富汗下届总统大选将于明年4月举行,卡尔扎伊因已连任两届而不可能再度出任总统,而新总统的选择及其新政的出笼必然会伴随一个政治不确定时期,因此,与塔利班谈判很可能被滞缓。

还有,印度对巴基斯坦在与塔利班和谈问题上发挥特殊作用怀有戒心,可能会有针对性地向阿富汗政府或原北方联盟的大佬们施加自己的影响。美方最近强调,希望印巴改善关系,并说这将对阿富汗局势有利,表达的正是美对印巴矛盾有可能干扰阿富汗局势的担心。其实,今天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关系与十多年前的情况已大为不同,巴政府人士多次表示,阿巴两国形势相互影响,阿乱了,巴必将也会乱,所以,巴决不会支持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武力夺权。

历史学家把阿富汗称作是“帝国的坟墓”。1842年,英国军队在这里几乎全军覆没。1989年,前苏联从这里撤军,但其身后留下的傀儡政权后来惨遭羞辱。现在,似乎轮到美国了?美国最终能否搞定塔利班,阿富汗未来向何处去,全世界正拭目以待。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