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中国的南亚政策:地区稳定而非支巴反印

中国的南亚政策:地区稳定而非支巴反印

最近,巴基斯坦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新闻报》发表一篇惹人瞩目的评论文章,标题是《巴中关系正在起变化?》,作者是巴基斯坦前大使、著名时事评论家扎发尔·希拉里(Zafar Hilaly)。

从文章看,触发作者提出这个问题有两个近期因素,一是前不久中国官方公布6名“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恐怖分子名单,并指出他们的活动涉及“南亚某国”。文章坦承,这显然是指巴基斯坦。二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新华社积极评价不久前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的印度之行,表明中国非常重视印巴关系正常化。文章就此做出判断:“中国的利益主要在于南亚次大陆的稳定,而不是支巴反印”。

“巴基斯坦必须与时俱进”

文章侧重从巴基斯坦方面分析巴中双边关系现状,指出,“巴基斯坦问题很多,比如,导致我们严重排外的宗教极端主义,永无休止的政治内斗,经济管理的重大失误,以及国家权威和统一受到严重侵蚀。另外,我们的领导人对外交事务平庸无知。如果这些问题继续下去,中国会认为对巴基斯坦进行重大长期投资风险太大。”

“还有,巴基斯坦在国际上的孤立对中国来说也是一大风险,使得中国对巴战略投资不得不小心翼翼。这种战略投资将使中国增加对巴依赖,并使他们面临危险和不确定性。”

文章说,“所有这些促使中国三思。尽管巴中友谊被形容为‘比山高、比海深’,但中国对巴采取低调路线。”

文章强调,“说到底,是圣战思维阻碍了我们的发展,把巴基斯坦引向一条如此悲哀之路。”“巴中特殊关系正在失去光泽,为恢复往昔的光彩,巴基斯坦必须革新思维,与时俱进。”

可以说,文章反映了巴基斯坦开明知识分子对国家前途的深刻反省,笔者赞同其基本看法。

中巴战略合作有新的内涵

毋庸讳言,在冷战时代,印度曾是中巴共同的战略敌手,南亚呈现以印度和前苏联为一方、巴基斯坦和美国、中国为另一方的对抗态势。在1965年和1971年两次印巴战争中,中国直接和间接的支持,对巴基斯坦这样一个小国来说至关重要。然而,时代变了,大国在南亚地区的冷战格局早已不复存在,中巴战略关系的内涵不可避免地也要随之变化。

上个世纪80年代,巴基斯坦是抵抗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前线国家,同时,在齐亚·哈克将军的领导下,巴国走上了全面“伊斯兰化”的道路。结果,抗苏“圣战”打赢了,但“伊斯兰化”的恶果却留下了。今天,巴基斯坦宗教极端主义泛滥,武装组织林立,其根源盖出于此。

“东伊运”是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其骨干曾在阿富汗受训,并与巴基斯坦一些极端组织有染。对这个问题,巴国官方立场是非常明确而坚定的。据《环球时报》去年8月的独家采访,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汗说,中巴双方的安全、国防部门有着紧密的合作,一直在互换信息和情报,合力对恐怖分子的活动进行监控。大使还强调,中国的安全问题就是巴基斯坦自己的安全问题,任何对中国安全的威胁都如同对巴基斯坦的直接威胁。

新疆的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三股势力”与境外力量勾结,对中国安全构成现实威胁,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今天中巴战略合作的重要性得以凸显。但这决不意味着巴基斯坦只是为了中国而采取行动,恰相反,彻底打击恐怖主义正是巴国走出困境之必须,正体现巴国自身的根本利益。

审视今天的中巴关系,不难发现,双方合作的领域在拓展,内容在深化。中国政府鼓励主要中资企业对巴投资,项目涵盖基础设施、能源、通讯、农业等广泛领域。中国工商银行最近在卡拉奇和伊斯兰堡开设分支机构,预示双边经贸关系前景乐观。不仅在军事装备方面,中国还为巴基斯坦成功发射通讯卫星,并帮助巴国应对能源危机,体现双方战略合作依然强劲。2010年巴基斯坦发生特大洪灾,中方履行承诺,正大力参与灾后重建工作,包括连接两国的喀喇昆仑公路的升级改造工程也正在进行中。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的议论。如果说扎发尔·希拉里说“巴中关系正在起变化”是出于某种担心,那么,换一个角度看,中巴关系确实是在变化,但这是一种积极的、与时俱进的变化,即中巴关系已走出冷战格局,正朝着有利于南亚地区稳定、有利于巴国自身稳定、有利于中国边疆稳定的方向发展。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