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印度为何难以解决毛派武装问题?

印度为何难以解决毛派武装问题?

最近,一连串“红色绑架”事件折磨着印度的神经。实施绑架的是同属于“印度共产党(毛主义者)”的不同地方组织,被绑架的有外国人、地方政客和政府官员。虽然并未出现人质被害的结局,但政府被迫低头,毛派政治诉求被高调传播,国内安全问题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今年3月14日,两名意大利旅游者在印度东部奥里萨邦的林区遭绑架。这是印度极左武装有史以来首次绑架外国人。经过曲折的谈判,邦政府终以释放5名在押毛派人员的代价,使人质在4月12日获释。

3月24日,还是在奥里萨邦,该邦执政党的一名议员遭绑架。虽然政府没有完全妥协(绑架者要求释放29名在押人员,政府最后只同意25人),但那位被绑架的议员在密林中受到“人民法庭”的审判,承认罪过,保证将退出邦议会,脱离政党,悔过自新。4月26日,该人质在被扣34天后获得自由。

4月21日,在邻近的恰蒂斯加尔邦,一位县长在与村民会见时遭武装劫持,其两名保镖被当场打死。在印度政治体制中,县长由中央行政公务员出任,即代表中央政府在县城施政,因而此案性质更加敏感。经四轮谈判,双方最终达成书面协定,政府承诺在人质被释放后的“一个小时内”,立即启动一个高级别的“甄别委员会”,对该邦监狱所有被关押人员、尤其与毛派相关人员的案情进行审核,并迅速释放无辜者。5月3日,那位县长在被扣押13天后艰难走出密林。

“印度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

印度左翼武装问题由来已久。早在1967年,在印度东部一个叫“纳萨尔巴里”的地方发生农民武装暴动,掀开了全国性“纳萨尔运动”的序幕。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星星之火虽未燎原,但也未能被扑灭。2004年,印度南部安得拉邦的“人民战争小组”与北部以比哈尔邦为基地的“毛共中心”合并,成立全国统一的“印共(毛)”(中国政府反对窃用毛泽东的名字,并明确表示与该组织没有任何关系)。此后,印度极左武装活动呈现更有组织性、跨地区行动和规模攻击能力增强的新趋势。

据印度官方统计,在2002年至2011年十年间,全国共发生极左暴力事件17076起,造成6995人(包括平民、安全部队人员和武装分子)死亡。在全国606个县中,约有200个县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其中九个邦的83个县被中央政府确定为重点关注县。据印度媒体估计,目前毛派武装有1至2万人之众。2010年4月,数百名毛派武装分子在恰蒂斯加尔邦的密林中设伏,一举打死76名执行清剿毛派任务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官兵,一个连队几乎被全歼。印度举国震惊,媒体称之为“战争”,即不再是“法律和秩序”问题。

2009年,印度政府宣布“印共(毛)”为恐怖组织。总理曼莫汉·辛格明确表示,毛派武装问题已成为“印度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

“绿色清剿”能解决问题吗?

2009年下半年以来,印度政府加大对“印共(毛)”的军事打击力度,数万名中央武警和地方警察部队联合行动,在印度东部山区开展持久的清剿行动。媒体将此称作“绿色清剿”。在2009年和2010年,与极左暴力活动相关的死亡人数创历史最高纪录,分别为908人和1005人,反映了双方较量的激烈程度。印共(毛)中央的一些领导人或被逮捕,或被击毙。2011年,极左暴力活动似出现下降势头。但对最近多起“红色绑架”事件传递出什么样的信息,印度各方有不同解读。有的称之为毛派武装的“绝望挣扎”;有的认为这是毛派一个策略,因为印共(毛)中央可能正在密林中举行全国会议,通过一连串绑架行动可迫使政府暂停清剿,从而保证会议安全进行;还有的则指出,“绿色清剿”更加剧“官逼民反”。

上世纪中期以来,亚洲不少国家都出现过左翼武装问题,但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这个问题大多已经或趋于解决。然而,为什么在印度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问题反倒越来越突出,成为“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多年来,印度各方对此进行过大量讨论,主要看法大致可概括如下:

其一,贫困严重。印度极左暴力活动集中在从中南部向东延伸的山区,当地居民多为“部落民”。历史上这里就是印度经济和社会发展最为落后的地区,但独立以来情况并无好转,部落民仍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强行征山开矿,部落民丧失家园,社会矛盾加剧。再加上山多林密、交通闭塞的地理条件,使得这一地带成为反政府游击战的“红色走廊”。

其二,行政空白。印度偏僻山区严重缺乏行政机构和公共服务,长期处于无政府状况。安全部队有能力在军事上战胜毛派武装,但无法填补清剿之后的管治真空。部队撤出后,政府不能及时跟进建立起有效的基层行政机构,结果动荡回潮,叛乱又起。

其三,以暴治暴。印度政府早就认识到解决极左暴力问题不能单靠军事行动,必须辅之以经济发展。但实际情况往往是,发展难见成效,镇压更伤民心。媒体常有报道,清剿部队在毛派武装活动地区往往过分使用武力,烧民房,毁庄稼,乱抓人,使得无助的部落民被夹在两者之间,苦不堪言。由于政府部队不能赢得民心,清剿行动自然难以斩草除根。

其四,警力不强。根据印度宪法,毛派武装系“法律和秩序”问题,属邦政府主管事务,因此,各邦警察部队是应对毛派武装的主要力量。同时,由中央内政部直接领导的中央武警、特种部队等近百个营的兵力长期部署在问题严重的九个邦,以支持地方警力。警察是毛派武装攻击的主要目标,从毛派屡屡得手可以看出,警察部队普遍存在士气不高、训练不足、耳目不灵、组织松懈、指挥不力的问题。

其五,缺乏协调。毛派武装问题早已不是地方性孤立现象,但印度各邦之间尚不能较好地联合应对,中央与邦政府之间的协调也存在问题。最近,一批非国大党执政的邦政府在成立“全国反恐中心”问题上与中央政府大唱反调,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显然,在可预见的未来,印度难以解决毛派武装问题。

然而,这仅是印度国内安全问题的一个侧面。从总体看,印度国内安全问题非常复杂,形势严峻。除毛派武装问题外,印度还有持续了20多年的克什米尔动乱问题。据印度内政部最新年度报告,在过去五年里(2007-2011),克什米尔动乱死亡人数(包括军警、平民和恐怖分子)共2146人。另外,印度还有自独立以来就持续不断、时起时伏的东北部反叛问题。同据上述报告,在同期五年中,东北部军警和平民死亡1611人,极端分子被逮捕、击毙以及投降的共17718人。还有,印度独立后数次发生大规模宗教冲突,每次死亡都在千人以上,其政治影响至今难消。总之,可以说,国内安全问题对于印度作为一个新兴大国的崛起,确实形成很大掣肘,是印度政治难以克服的一个“顽症”。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