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新一轮中印边界会谈的关键看点

新一轮中印边界会谈的关键看点

2012年1月16日至17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五次会谈在新德里举行。从双方各自发表、内容大体相同的新闻稿可以看出,此次会谈取得两项进展:一是商定就边界框架谈判以来双方达成的共识进行阶段性总结,并形成一份共同认可的文件;二是签署了《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但笔者认为,此次会谈的最重要看点不在会内,而在会外。1月16日,印度最有信誉的英文大报《印度教徒报》发表了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戴秉国的署名文章,该文明确表示:“丝毫不存在所谓中国要‘进攻印度’、‘打压印度’的问题”。这是中国政府向印度政府和民众的政策交底,而且是以个人署名文章这种非同寻常的方式表达出来,其重要性和针对性立即为敏感的印度媒体所感知。全印第一英文大报《印度时报》甚至以《中印在边界会谈前倾撒玫瑰花瓣》为题发表社论。

中印关系复杂,近年出现矛盾增多趋势。抽丝剥茧,核心问题是:中印是否会发生武装冲突、甚至爆发战争?尽管双方政府做了很大努力以推进两国关系,但社会舆论却逐渐走向敌对,甚至有意无意地在渲染战争气氛。

先看印度方面。印度媒体对中印边境事务一向非常关注,到2009年下半年走向顶点,连续拉响“警报”。7月,被印度三军总部推荐的《印度防务评论》杂志发表其总编辑文章,预言2012年或之前中国将对印度发起进攻。该文一时间被印度海内外各大媒体热炒。8月,印度北方英文大报《印度斯坦时报》报道,中印边防部队在锡金边境地带交火。9月,《印度时报》发表长篇报道,说印方两名边防士兵遭中方射击受伤。尽管以上两则不实报道都被印度官方明确否认,但印度活力四射的私人电视网已将此炒得沸沸扬扬。对边境局势深为担忧的不仅限于拿笔杆子的,一些政客也慷慨激昂。在去年底的议会冬季会议上,一位名叫姆拉亚姆·亚达夫的地方小党领袖发表演讲,声称据其掌握的情报,中国已做好进攻印度的准备,战争迫在眉睫。重要的是,此人在上世纪90年代曾出任印度国防部长。这就逼得印度总理辛格在议会明确表态:政府不认为中国计划进攻印度,印中边境总体和平。

印度对华民意发生重大变化

1998年,印度时任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曾公开说中国是印度的“头号威胁”,一时间成为媒体热议话题。但当时印度主流民意对此并不认同,以至费尔南德斯不得不说报道有误,他本人还于2003年高调访华,讲了很多热情友好的话。时过境迁,“中国头号威胁论”眼下在印度却颇有市场。去年10月1日,也就是中国国庆节当天,印度最大的新闻电视频道NDTV播出一集热门辩论节目《大博斗》(The Big Fight),当主持人问谁是印度的头号威胁时,上百名观众(多为年轻知识分子)几乎同声呼喊:“中国!”印度人口12亿,占世界总数的六分之一,这种民意变化值得重视和深思。

再看中国方面。随着博客、微博的迅速发展,现在普通民众有了他们自己直接表达意见的平台。这是好事情,中国人的喜怒哀乐活生生地展现了出来。但如果注意浏览一下有关中印关系的帖子,不难发现,有些人(相信多为年轻人)充满狭隘民族主义情绪。无独有偶,中国也有专家(想必是业余的)曾做过战争预言。2009年8月,中国一家知名网站发表一篇点击率甚高的博文,标题是《警惕:印度可能在国庆期间对中国发动突然进攻!》幸好印度媒体几乎没什么人懂中文,否则,他们会做什么样的反应不难想象。当然,中国正式媒体比较谨慎,但在中印关系方面,他们对印度在边境地区增兵、加强布防等事态都盯得很紧,却鲜有评论能指出,印方军事动作从总体上说是防御性的。

其实,戴秉国文章所说并非中国的新政策,只是用最为清楚的语言把它挑明了而已。早在1993年,中印两国政府就签订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该协定载明,“中印边界问题应通过和平友好方式协商解决。双方互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这对双方都具有法律约束性。

2012年是中印关系的敏感年,因为这是1962年边境战争的50周年。希望能平静渡过。或许也难。BBC最近发表其驻印度记者一篇视角独特的评论,说当今印度媒体大爆炸,报纸有1万种,印刷总量每天1亿份;卫星电视频道有500个,其中新闻频道80多个;过度竞争导致报道的准确性、公道性和媒体的廉洁水准都出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50周年”很可能成为媒体竞争的卖点。同时,中国的战略评论家们也应认识到,和平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是唯一出路,维护一个良好的中印关系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局,对西藏的长治久安,都是至关重要的。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