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印巴克什米尔地区究竟发生了什么?

印巴克什米尔地区究竟发生了什么?

编译 | 毛四维
 
9月29日,印度军方郑重宣布,9月28日深夜至29日凌晨,印度军队越过克什米尔控制线,对位于巴控克区的武装组织前沿营地发动了“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巴基斯坦军方立即予以否认,声称只是发生了“越界交火”,而这在印巴克什米尔控制线地区是经常发生的事。一个斩钉截铁说“有”,一个信誓旦旦说“无”,印巴局势再度朴朔迷离。
 
事隔近一个月之后,BBC网站在10月23日发表一长篇调查报道,力图对“是有还是无”的问题做出独立的第三方回答。报道披露了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对峙的一些真相,关心南亚事务的朋友对此不可不察。以下将该报道全文照译,以供感兴趣者参考。
 
 
9月末,印度在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跨过实际边界,对武装分子进行了“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这一时成为头条新闻。
 
数天前,反印武装分子袭击了印控克区的一处军营,杀死18名士兵。印方指控巴方,两国关系骤然紧张。
 
印度政府的支持者说,军队的打击教训了巴基斯坦,这是印方期盼以久的;但伊斯兰堡将此报道斥为“异想天开”。因此,BBC的M Ilyas Khan走访了边境地区,去了解事实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印度军队干了什么?
 
尽管叫作“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但印度人绝对没有空降突击队去袭击巴控境内的“武装分子的前沿营地”,或向巴控一侧的深处发起地面进攻。但他们确实越过了“控制线”,在有些地方超过了1公里,以打击巴方的边境哨所。
 
巴方的警察官员私下承认,在斯利那加以西,在Poonch段的Madarpur-Titrinot地区,这样的地面袭击确实发生过,巴方的一座哨所被摧毁,一名士兵被击毙。
 
在北面的Leepa谷地,当地人说,印度人越过控制线,在山脊架起武器,居高临下对着Mundakali村。村子东边不远处的一座巴方边境哨所遭袭。另外两处在高地的哨所也遭袭击。在攻击中,至少4名巴方士兵受伤。战斗从凌晨5点一直持续到早上8点。
 
再往北,在Neelum谷地的Dudhnial地区,印方同样的进攻被巴方击退。至少一名巴士兵受伤。但有关一名士兵死亡的报道,BBC无法独立证实。
 
尽管这场军事行动组织严密,而且在控制线全线发生,但巴基斯坦军方将此称之为仅仅是“越界交火”。
 
官方说两名士兵在攻击中被打死,一名在Poonch,另一名在更南面的Bhimber段。国防部长Khwaja Asif晚些时候说,总共9名士兵在攻击中受伤。
 
官方人士说,印度军队不可能袭击了目标后再安全返回,因为山崖极为陡峭。由于困难的地形,印方也不可能用直升机空投特种部队,而且巴方也会将其击落。
 
尚无决定性的证据可支持任何一方的说法——真相或许在二者之间的某个地方。
 
目击者自述
 
Leepa谷地Mundakali村的村民Ali Akbar:
 
我通常早晨4点半起床。与平时一样,我起来干点杂事,就在这时听见枪响,大约100发子弹。几分钟后,听到村子附近有四声迫击炮弹的爆炸声。我们多年处于交战状态,所以我知道,炮击意味着事态严重,村子有可能被击中。我站在那里,然后又是四颗炮弹爆炸。几分钟后,又有四颗。
 
第一批炮弹落在了村子附近的林子里(那里有一个边境哨所),我看见火焰和烟幕升起。我老婆叫我钻地堡。我们在地下室建了一个地堡,墙有24英寸厚。她说大家都进去了,要我也进去。
 
此时,他们开始打击我们在前面山顶上的另一座哨所。然后,下一批炮弹击中后面深处的一座哨所。
 
枪击还在继续。但这使我吃惊。因为他们显然越过了控制线,是在山脊上架枪射击的。子弹在头顶上嗖嗖飞过,穿过树梢,把枝叶打落一地。
 
交火持续到早晨6点。然后炮声消失了,但枪声不断。我们在地堡里呆到上午10点,一早上没吃没喝。
 
后来,我们听说印度人越过了控制线,居高临下攻击了我们的哨所。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试图攻打在我们这儿的一个连部。其实他们是能成功的,因为有路通向那里,而且他们占据了高处。或许因为我们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行动,把他们打退了。
 
大约30年前控制线战争爆发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居高临下向我们开火。
 
巴方是如何回应的?
 
在很多地方,进攻来得非常突然。
 
据在Leepa聚集的村民说,印军士兵大约在5点开始开火,击中了Mundakali村子附近的哨所,炸毁了毗连的一座清真寺。
 
他们说,一位正要做凌晨祈祷的士兵被击中打伤。
 
火力还集中对着山上的另外两座哨所,其中一座是在Leepa的前沿指挥所。
 
当地人说,这些哨所的地堡部分被摧毁,他们的通讯系统瘫痪了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在山下谷地驻扎的部队以及旅指挥部要过一段时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村民们对在Mundakali哨所被打伤的士兵提供了紧急救助,开着摩托把他送到Leepa的军队医院。大约有20多名村民帮助扑灭吞噬清真寺的大火。
 
巴方没用多久就整合了力量,从未被摧毁的地堡进行还击,迫使印军撤离面对谷地的山脊。
 
在Neelum谷地的Dudhnial,战事发生在远离村庄的山上。但有些村民被交火声惊醒。
 
一位对那天早上所发生事情相当知情的官员说,当印度人的行踪被发现时,他们已经越过控制线很远了。
 
他说,“巴方一开火,打得他们连忙跑回自己的地堡。”
 
往南看,在Poonch、Kotli以及Bhimber地区,故事基本大同小异:印军从他们的控制线阵地出发,向巴基斯坦士兵发起突袭,火力相当猛烈,但等巴方得以机会还手后,印军便撤回。
 
巴方缺乏预料,而且在数量上基本不占优势。他们全力还击,把弹药都打尽了。
 
当地人说,过了几天,数百村民被迫为边境哨所搬运炮弹和各种弹药,以补充他们的供应。
 
打击了武装分子?
 
多年来,在巴控克区,以克什米尔为目标的武装分子有强大的存在。在1990年代,他们经常越过控制线去伏击印军。
 
印巴在2003年达成停火协议后,他们的活动有所收敛。但他们精通自杀式袭击和其他攻击方式,使其在巴基斯坦的对印战略中仍有一席之地,尽管巴军方否认这一点。
 
武装分子继续在诸如穆扎法拉巴德(巴控克区首府)这样的大城市拥有安全的营地,远离边境地区。
 
但现在,他们在沿控制线建立的营地大多挨近军队的部署而远离村庄,因为村民们对反印武装活动越来越感到厌烦。
 
虽然印度媒体宣称“外科手术式打击”击毙了许多武装分子,但BBC未能找到任何证据。
 
没有报道显示在Bhimber的Samahni地区或Poonch-Kotli地区的任何营地遭到攻击。它们大都位于山脊背后,有躲避印方打击的天然屏障。
 
在Leepa,在Channian和Mundakali两个村子之间有五、六栋居住着武装分子的木屋,但它们未遭打击。沿着附近一条小河的东岸有一道山梁,把这些建筑遮蔽住了。
 
同样,在Neelum,大多数武装分子的营地,诸如在Jhambar、Dosut、以及更东面的Gurez峡谷地区,都位于山下的谷地,远离控制线而比较安全。
 
BBC也不能确认印度媒体所说的,虔诚军(LeT)在Leepa谷地的Khairati Bagh村、以及在Neelum谷地Dudhnial村西端的营地,在9月29日的行动中遭到打击。
 
不过,在Dudhnial,一些当地人在印度攻击之后的周末帮助军队往前沿阵地搬运弹药,他们说看到在边境巴方哨所附近有一、两处损坏的建筑。他们认为这些或许就是在9月29日早晨被击中的。
 
但他们不愿谈这些建筑是否住着武装分子,或像印度媒体所声称的,是否有五、六个人在那里被击毙。
 
BBC向巴基斯坦军方询问这一地区武装分子的活动情况,但尚未得到回复。
 
目前气氛如何?
 
自9月29日以来,控制线地区的紧张形势没有升级。
 
在Leepa的当地人告诉BBC,印方攻击之后,谷地新进入不少武装分子。如果与印军的边境冲突加剧,他们是来帮助军队的吗?没人说得清。
 
在Neelum,一位地方政府的高官在本月初召集了一个会议,劝说当地人在家里或附近挖建地堡,以防边境冲突升级。
 
一位与会的当地教师说,有人对那位官员说,把武装分子从这个地区清除出去,将是保护村民不遭印方炮击的既简单、又廉价的选择。
 
那位官员回应说,这是机密的战略问题,将由政府来决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