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毛四维 > 中国宜继续实行“以印为重点、以巴为支点”的南亚政策

中国宜继续实行“以印为重点、以巴为支点”的南亚政策

一、一年半来南亚国际政治发生了很大变化

自莫迪2014年5月宣誓就任印度总理以来,在一年半时间里,南亚的国际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

(一)中印关系更上一层楼。2014年9月习近平访印,是莫迪就职后第一位往访印度的大国领导人,充分显示中国在战略上对印度的高度重视。莫迪的对华政策比其前任要积极进取,他欢迎中国对印投资,愿意深化两国的经济关系。今年5月莫迪回访,继续推进双边关系的发展势头。虽然习访印时出现边境对峙事件对访问气氛有所冲击,虽然印方对中国多次提议的“一带一路”倡议未做积极回应,但两国要建设“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的大格局定了下来。

(二)印美关系有了新的定位。莫迪于2014年9月底访问美国,不到半年,奥巴马在1月26日参加印度共和国日的国庆典礼,两国关系异常迅速走近。在奥巴马回访时双方签署了《美印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联合战略愿景》,宣称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与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有共同的目标,印美关系针对中国的一面明显上升。

(三)印日关系向美印日三边合作方向发展。自2014年9月初莫迪对日访问以来,印日关系的视野迅速超出双边关系的范畴。最近,美印日三国外长在70届联大期间在纽约举行首次联合会晤,三国同意为维护海上安全将进一步合作,美印欢迎日本参加2015年的马拉巴海军联合演习。这一最新发展标志着一个以应对中国崛起为主要目标的政治联盟正在形成之中。

(四)斯里兰卡内政变化导致中斯关系受挫。今年1月斯里兰卡总统选举使亲华的前总统拉贾帕克萨下台,中斯关系因而受牵连,中方投资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被叫停。与此同时,斯印关系迅速热络起来,新总统西里赛纳2月首访印度,莫迪3月即行回访。据媒体报道,斯方向印方保证,今后将不会允许中国潜艇停靠斯港口。

(五)“中巴经济走廊”隆重启动。今年4月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双方签订51份协定,媒体报道称中国向巴基斯坦投资将高达460亿美元。“中巴经济走廊”的重大经济意义和长远战略意义受到国际上广泛关注。然而,印度以“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巴控克区为由,对此提出质疑。

(六)印度与孟加拉国关系取得突破。莫迪今年6月访问孟加拉国,不仅一举解决了两国间的边界问题,而且,印方获得借道孟加拉国过境运输的便利,这对印度加强与其东北部诸邦之间的交通联系具有重大意义。

(七)南亚国家掀开互联互通新一页。6月中旬,南盟四国孟加拉国、不丹、印度和尼泊尔在不丹签署“汽车运输协定”(BBIN-MVA),意味着这个次区域诸国之间人员、物资交流将大为便捷,经济一体化程度将得到提升。

二、当前南亚国际政治的三大基本特点

(一)中国在南亚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迅速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与南亚国家的经济关系发展迅速,尤其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国影响力大幅度增加。在印度的第11个和12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的发电设备占据了几乎一半的印度新增电力设施;在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以港口建设为中心,中国参与的大型建设项目连续展开;在尼泊尔,中国援建成批的公路项目。

同时,中国成为南亚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已是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印贸易额2001年时是近40亿美元,2014年为706亿美元,13年间增长17倍。虽然中国与尼泊尔和斯里兰卡的贸易量仍分别在印度之后,但最近十年来增长显著。中国与尼泊尔的贸易额在2001年时仅为1.5亿美元,但在2014年达23.3亿美元,13年里增长15倍之多。中国与斯里兰卡的贸易额在2001年时仅3.97亿美元,而2014年为40.42亿美元,13年里增长10倍。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国与南亚地区经济关系的发展已经为“一带一路”战略在南亚的实施提供了模式和经验。

(二)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南亚找到战略伙伴。

以奥巴马今年1月对印度的访问为标志,美印关系有了新的内涵。访问期间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认识到两国对促进亚太和印度洋地区和平、繁荣、稳定和安全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注意到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和美国的亚洲再平衡对印度、美国以及其他亚太国家紧密合作、加强地区联系提供了机会,因此,两国领导人宣布‘联合战略愿景’,以指导他们在这一地区的相互关系。”虽然文件没有指名中国,但其针对中国的战略意图是不言自明的。在美国看来,印度的崛起将天然是掣肘中国的因素;在印度看来,为应对来自中国可能的军事威胁,美国是最可行的安全依靠力量。因此,基于战略利益趋同,印美关系获得新的动力。

(三)印度在南亚国际政治中的中心地位近期得到凸显。在地理上,印度位居南亚中心位置;在综合国力上,印度一国独大,其他南亚国家加在一起也无力与之比肩;在历史联系上,印度与周边邻国血缘相亲,宗教相通,文化相融,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亲戚关系。虽然在许多情况下,南亚小国对印度“老大哥”干预其国内事务非常不满,但由于地理上的接近性和在资源、交通等方面对印度的依赖性,南亚小国往往又不得不接受印度施加的影响。2014年5月莫迪总理的宣誓就职仪式邀请南亚其他各国的领导人前来参加,就是印度在南亚政治享有中心地位的一种体现。最近印度与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双边关系的新进展、以及南亚四国达成汽车运输协定,也是这种特点的最新反应。

三、中国的南亚政策仍要以对印关系为重点

中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逐渐调整冷战时期的南亚政策,在不损害与巴基斯坦传统友好关系的基础上,努力发展与印度的关系,逐步形成“以印度为重点、以巴基斯坦为支点”的南亚政策,取得积极的成效。当前,在美国实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新国际环境下,中印关系当中的美国因素突出,中国能否继续实行以印度为重点的南亚政策正面临挑战。

笔者认为,尽管国际环境发生很大变化,继续实行以印度为重点的南亚政策难度增大,但从中国的根本国家利益出发,坚持这一政策导向仍是必须的。这是因为:

(一)取决于中国南亚政策的总体目标。目前,中国的南亚政策的总体目标可以概括为:第一,维护中国油轮和商船印度洋航线的安全;第二,维护西藏和新疆的稳定;第三,开发南亚大市场。为实现这些政策目标,一个对华友好、合作的印度仍是不可或缺的。

(二)印度仍是可争取的对象。虽然印度将其“东向行动政策”与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挂钩,但印度有其“战略自主性”,其对南海事务的关注是有限的,利用中国的资金和技术为其经济发展服务是印度对华政策的核心考虑之一,印度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与中国商洽大规模的铁路合作项目等便是证明。

(三)中国发展与南亚其他国家的关系需要得到印度的理解和支持。鉴于印度在南亚一国独大的特殊地位,再加上印一贯有视南亚诸小国为其后院的情结,印度舆论往往用带有敌意的眼光来看待中国与其他南亚国家发展关系。为在南亚全面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印度的理解和支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关键因素。

因此,中国宜继续实行“一个重点、一个支点”的南亚政策,在大张旗鼓、扎扎实实搞好中巴经济走廊建议的同时,慎重处理中印之间的敏感问题,继续加大对印投入,从而使中国的南亚政策呈现“支点牢固、重点突出”的良性状态。

鉴此,笔者对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的对印政策有以下建议:

第一,继续大力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第二,要继续以经贸关系为两国关系的重点,推动印方放宽签证限制,力争在中国对印投资方面打开新局面。

第三,尊重双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推动印方在南海开采石油问题上采取克制态度,中方在印巴克什米尔争端问题上继续采取中立立场。

第四,鉴于印度洋航线是中国的经济命脉,为维护其安全,中国在印度洋地区建立一定的军事存在是必要的,也是合理的。但是,这个过程应该充分考虑印度的感受,以和平渐进的方式为妥。

第五,在南亚国际事务方面尊重印度的特殊地位,考虑印度的舒适度,不以成为南盟正式成员为目标。

第六,在南亚其他小国开展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时,欢迎印度参与共建。

推荐 20